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注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鉤沉>

“羊馱寺”為何呼作“羊大寺”

來源:發布者:王雪樵時間:2019-06-20

運城城區西北郊有一“羊馱寺村”。關于“羊馱寺”的來歷,民國版《安邑縣志》有記載:“羊馱寺,一名觀音寺,在縣西王曲村。金太和四年,鄉人掘地得石人騎羊,僉以為菩薩像,因創寺記之,名以‘羊馱’。”可知,羊馱寺村原名“王曲村”。因金代出土了“石人騎羊”(羊馱石人)的塑像,于是在村里建了座觀音寺以作紀念,當地人稱之為“羊馱寺”。后來,王曲村便改名為“羊馱寺村”。

“羊馱寺”當地人俗呼“羊大寺”。“馱”字今天普通話讀作“沱tuó”,為什么運城人讀作“大dà”呢?簡單地說,“馱”讀“沱”是現當代的讀音,“馱”讀“大”則是保留了古代的讀音。而要弄清這兩個讀音之間的關系,還需從“馱”字讀音的演變規律說起。

原來,“馱”在古代是個定紐歌韻平聲字。而歌韻的音值為“a”,是個前低元音,后世演變一直有高化傾向,大體上是由“a”先變作“ao”,再變作“o”或“uo”,最終到今天變作“e”音,形成了“a-ao-ouo-e”這樣一條演變軌跡。因此“歌”字在唐五代以前讀作“ga”,到了宋元時代讀作“gao”,到明清時代就讀作“go”或“guo”,明清以下就變成了今天普通話讀音“ge”。今天運城人讀“唱歌”為“唱guo”,保留的是明清時代的讀音。“馱”字既然屬于“歌”韻字,它的音變遵循的也是這個規律:唐五代以前讀作“da”,宋元時代讀作“dao”,明清時代就讀作“do”或“duo”。由于“馱”的聲母是濁輔音[d],宋元以下濁輔音清化變作送氣清輔音“t”,于是“馱”字在今天就讀作了“tuo”。而運城方言將“馱”讀作“da”,保留的是唐代以前的古音讀。

說到這里,細心的讀者可能還會問:“馱”字從字形結構看,半邊從“馬”,半邊從“大”;“馬”為形部,“大”為聲部。根據一般規律,“馱”字讀音應該是隨著“大”字來讀的。為什么普通話“大”讀作“da”音,到了“馱”字卻規范讀作“tuo”音?這里是不是還有什么奧秘呢?猜得不錯!原來“大”字古音就是“歌”韻字,“馱”字定為“歌”韻也是由此而來的。但在通語系統里,“大”字并沒有隨著其他歌韻字一起發生音變,而是一直停留在古音“da”的階段沒有動。反倒是運城方言中的“大”字按照歌韻字的音變規律一直變下來了,所以運城話的“大”讀作“tuo”,是符合古漢語語音演變規律的。換句話來說,按照語音演變一般規律,“大”字今天本該就是讀作“tuo”的,而普通話中的“大”字沒有像“馱”字一樣音變為“tuo”,卻仍然讀作古音“da”,這是不符合音變規律的。所以王力先生《漢語史稿》稱普通話“大”讀“da”音,是一個“特殊情況”,“不符合歌韻字發展的一般規律”。筆者在《<西廂記>中“大”讀“墮”音考》一文中,對此也有分析,認為包括運城話在內的北方一些地區的方言中“大”讀作“tuo”音,仍然完整地體現了歌韻字音變的規律。

總之,“馱”字依照普通話應該讀作“tuo”音,運城話卻讀作了古音“da”;“大”字依照語音演變規律應該像運城話一樣讀作“tuo”音,而普通話卻依然讀作古音“da”。這也是個有趣的語言學現象。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安徽快三全天实时计划 阳新县| 河南省| 望城县| 富阳市| 西畴县| 安陆市| 清涧县| 上高县| 广安市| 芦山县| 衡山县| 沁阳市| 民和| 伊川县| 盐山县| 连城县| 邢台县| 衡水市| 醴陵市| 安阳市| 祁东县| 宽甸| 福建省| 温泉县| 湖南省| 沈阳市| 南京市| 扎兰屯市| 长宁区| 资溪县| 永登县| 东至县| 龙游县| 漳浦县| 桦川县| 弥渡县| 甘泉县| 绍兴县|